我的父亲

父亲排行老大,其实是老四。听奶奶讲那个年代的孩子不好养,家家生得多却活得少,父亲前面的三个哥哥就眼巴巴地瞧着没了。前车之鉴,到了父亲这儿爷爷奶奶真是捧在手里怕掉了, 含在嘴里怕化了,要多金贵有多金贵!虽然赶上了开国之年,没有了动荡不安,但饱经战火催残的家国早已空空如也,爷爷奶奶纵然勤扒苦做,勒紧裤腰带地过日子,缺衣少食依然是所有人最大的苦楚。好歹,父亲还算争气,欠欠糊糊的长成了,解了爷爷奶奶的心头之痛。

百废待兴,国破家穷的日子谈教育很奢侈。父亲为生活所逼,早早的放下书包,十几岁就肩挑背驼,负起生活的重担,但他瘦弱的身躯从来不曾被生活的艰辛所压垮,凭着那股冲劲闯劲韧劲,父亲第一个走出村,走出大山,挑起货担做起了“倒爷”,说到这段经历父亲最引以为荣的是娶回了母亲。母亲是个城里姑娘,下嫁乡村,这在当时可是大新闻,父亲凭此就声名远播,收获了不少的骄傲和自豪。

好风凭借力,送我上青云。借着改革开放的东风,年青好胜的父亲士气高涨,信心百倍,不拘常规,白手起家,鼓动村里的青年合伙办起了红砖厂,结束了老一辈用泥巴练砖造房的历史,掀起了村里人人致富盖房的小高潮,父亲成了村里的主心骨,远近闻名的厂长,凝聚力暴发,挥挥手就带动一方。后来红砖 不行了,父亲外出转了一圈,回来后又转型先后在村里办起了汽车配件 ,茶叶厂……在父亲的影响和带动下,村里还有弹簧厂,油厂,父亲和他的几个弟兄意气风发,齐头并进,村办企业搞得红红火火的,我们村成了全县有名的企业村,村民们既当农民又当工人,种田做工两不务,正是春种一粒粟,秋收万颗子,牛羊成群,粮仓满了,腰包鼓了,大地一派生机,曾经落寂的村庄仿佛一池死水被父亲们搅动了起来,一下子热了,我们都觉得暖烘烘的。

声名在外,有人慕名来找父亲取经,父亲说:赶上了好时代,国家政策好,只要不偷不抢不懒,动动脑子就会有好日子。简简单单一句话,不是经验胜似经验。父亲用看得见的成绩,摸得着的实惠,阐释了改革开放。改革开放让人如沐春风,人们奔走相告,喜不自禁,仿佛放开了被束缚的手脚,轻松自由,信心满满。小时候我总觉得奇怪:为什么每天一样又那么不一样!一样的是时间,不一样的是改变。好像时时有不同,天天有惊喜,日日有期盼。长大了,看惯了身边的日新月异,才知道原来是自己心力目力所不及,跟不上趟,感应不过来而已。

人逢喜事精神爽,如今年逾七十的父亲虽不再轰轰烈烈,但依然精神矍铄,耳聪目明,精明干练,像年青人一样玩起了智能手机,QQ聊天,微信视频,网上购物。说起国家大事,时事政治,父亲也不甘人后,从国内到国际,从一带一路伟大工程到大国工匠国之利器,从天上大飞机到地上中国高铁;从海底蛟龙到射电望远镜……父亲都娓娓道来,振振有词。父亲说,回忆过往,感觉特不真实,像做梦像穿越!且不说吃穿,不说住行,就说农民种田种地还得补助,农民退休还有养老,这就是前所未有,开历史之先河。

往事悠悠,不堪回首,前程漫漫, 上下求索,愿国泰民安,国富民强;愿时光不老,岁月静好。

(作者:汪咏梅)

(作者:汪咏梅)